非正常

阿爸赛高,diss铁黑,对cap不友好,后悔写过并爱过盾铁,已下船不谢
3560704361
欢迎

人类到来之后的日常

“噢,嗨,bor,别生这么大的气好吗?”Sans无奈地看着背对着他的Papyrus,用着一种诱导的语气,“那件事我们先放放,你先吃饭啊。”
SANS!你出去!”Papyrus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当然对于Sans来说也没差啦——以示他,伟大的Papyrus,非常、非常的生气。
Sans抓抓天灵盖,他总是对他的弟弟毫无办法。

*你向Sans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不,什么事都没有。”Sans顿了顿,道:“HUMAN. ”
*你向Sans表示了对Papyrus的担忧。
“我的兄弟他不想吃饭。”Sans看着你,“嗨,HUMAN,你乐意帮助我劝我的兄弟吃饭吗?”
*对于让Papyrus吃饭,你充满了决心。
“……噢,不用……这么……”Sans顿了顿,没有找到合适的词语,最后放弃了,“好吧,HUMAN,我去Grillby那里去了。”

其实Sans根本不放心Papyrus和那个人类单独待在一起,但是目前他最好还是不要和那个人类面对面,他不认为他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之前就是因为对着那个人类——Papyrus的新朋友——一不小心发了火,才让他被Papyrus给赶了出来。

身为骷髅而并没有温度感知的功能,这甚至可以让Sans不穿任何衣物长时间站在雪地中——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他还不想成为一个暴露狂。
Sans抚了抚胸口平整的衬衣,空荡荡的感觉确实不算太好,心悸的感觉依旧存留,让Sans有种他又回到过去的感觉。
——毕竟就在不久之前,他的怪物灵魂从这里被粉碎了。
被那个HUMAN粉碎了。

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Sans想,他肯定是失败了,所以才让人类得以将他的灵魂粉碎。
他没有去Grillby那里,他现在没有胃口吃任何东西——包括番茄酱。
他站在那个地方,安抚着在他胸腔中乱窜的灵魂,以防它不小心跳出来。
“他很好,他还在。”Sans喃喃自语道:“你看,他没有变成虫子①。”
Sans停住了,他无法自我安慰,也无法想象一个没有Papyrus的世界。
或许他会去寻仇,然后被人类杀死。

等Sans回家之后,Papyrus已经吃完饭了,却依旧没有理他。
他在怄气。
Sans无奈地看着Papyrus和人类相谈甚欢,他的兄弟一直这么的孩子气。
Sans审视着人类,确定无害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热闹的客厅隔绝门外。
卧室一片黑暗,但是对于Sans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卧室里很干净,显然Papyrus已经收拾过了。他总是这样,表现得很嫌弃,却还是一直帮他收拾烂摊子……
Sans躺在床上,房门的隔音效果明显特别好,整个房间一片寂静,他在期待些什么,他不知道他在期待些什么。
……好吧。
他想要和Papyrus说说话。
不过就目前来说,他的兄弟大概是在和他冷战。
虽然以前不是没有过这种事情的发生,但是想到Papyrus为了那个人类和他闹别扭,他就感到莫名的委屈。
Sans侧过身,用毯子将自己裹成一团,安静地躺在床上。
就连原本跳动的灵魂也不再动弹,让他误以为他已经死了——虽然骷髅并不会有心跳,但是灵魂的跳动,总是让他有一种活着的感觉。

Papyrus、Papyrus、Papyrus……
Sans缩得更紧了。
他在嫉妒,嫉妒那个人类,嫉妒获得了Papyrus的关注——虽然他一直拥有着它们。
但是他却止不住地嫉妒。

……
还有贪婪。

无法不承认,Sans对于他的兄弟抱有异样的感情,他不敢让Papyrus知道,也不敢让其他怪物知道。
他害怕,他害怕Papyrus知道之后会远离他。

他无法接受。

Sans的灵魂剧烈地跳动起来,给他濒临死亡的感觉。

他无法接受。

跳动愈来愈猛,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它的痛苦。

他无法接受。

Sans猛地掀开毛毯,从床上跳起,甚至用上了能力,最后却骤停在门口,手堪堪握住门把手。
他停了很久,最后慢慢地把门打开。

“嗨,兄弟!”Sans笑得一如往常,“有什么吃的吗?我饿了。”
“只有伟大的Papyrus煮的意大利面!”
“噢,那可真不错。”

一个人类到来了。
那又能怎么样呢?
不会有任何区别。
最好永远都不会。

①【虫子,即BUG,也有“错误”的意思,垃圾双关】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