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

阿爸赛高,diss铁黑,对mcu team cap不友好
3560704361
欢迎唠嗑

病名为爱

病名为爱
Sans了解Alphys所研究的病症,地底越来越多的怪物得上了这种病,不过对于坦率的怪物来说,这个病并不成问题。
问题出现在哪些爱上已逝之人的怪物身上。
比如Flowey。
并没有灵魂的它居然对早已逝去的Chara怀有爱慕之心,简直是不可思议。

“你不会了解的,Sans。”Flowey露出狰狞的表情,向着为它倾倒葡萄糖水的Sans咆哮着,“你根本就不懂被这红线折磨的痛苦!那种窒息感!那该死的感觉!”
“我恨不得放弃对那个家伙的爱意!我恨她!她让我沉浸在这种痛苦里面!”
Sans看着哭泣的Flowey,放下手里的水壶,“嘿,你可不能指望一个骷髅拥有呼吸不是么?”
Flowey低垂下花盘,“你走开,Sans,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Sans耸耸肩,离开了这个地方。

窒息感?或许吧。Sans漫不经心地想着,可是一个骷髅哪儿来的呼吸?这个病可真可笑。
不会有人知道,这个病症的第一个患者。
就是Sans。
对于亲生兄弟的难以启齿的感情,最终产生了这个病症。
这个名为“爱”的病症。
它无时不刻地折磨着Sans。
无法缓解的痛苦,红线紧紧地缠绕着Sans的颈椎,被绞首的痛苦总是让Sans误以为下一刻就会被它绞断脆弱的骨头。
但是它没有。
Sans的头骨还好好地呆在它该在的地方。
只有痛苦能证明它还活着,而不是一具行尸走肉。

Sans回到冰冷的雪镇,回到黑暗的房间,他没有离开地底,而是留在了这里。
地底太过恶劣的环境导致了大部分人类难以长时间停留,至于Frisk,那个家伙估计是因为身体还是挺健康的,才没有被地底忽冷忽热的温度给整成感冒。
这就使得地底更胜过往的冷清。
太多的怪物去往了地面,他们贪婪温暖的太阳,好奇多彩的城市,只有他们这种不再有希望与活力的未亡人留在了地底。
比如Flowey,比如Alphys,又比如Sans。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Sans拿起手机,发现是MTT发过来的消息。
【Alphys不行了。】
黑暗的房间里一片死寂,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发生了什么?”Sans出现在MTT身旁,询问道。
“我不知道,”MTT摇摇头,它在怪物们都走了以后被Alphys重修了人型,“她突然喘不上气……”
“喘不上气……”Sans将Alphys的衣领翻开,一指粗的红色印记仿佛烙进她的皮肤,将她的喉咙死死锁住,阻断她生的希望。
“……【爱】。”MTT不可置信地看着那条红线。
Alphys研究这个病症已久,却不想她自己也患上了这致命的病毒。Sans沉默了一会儿,承受着MTT求助般的目光,道:“……她快死了。”
MTT仿佛一只困兽,冲上前去将Sans用力抵在墙上,“你胡说——!”
看着MTT从愤怒到呆滞的表情,看着它因为动作而露出的一条细细的红线,Sans空洞了眼眶。
“我·们·都·快·死·了。”
MTT松开抓住Sans衣领的手,它能看见骷髅苍白的颈椎上密密麻麻缠绕的红线,它们在衣物的遮挡下隐没在黑暗之中,但此时在MTT看来却无比的刺眼。
“……你就是那个……第一个……”MTT不堪重负一般地后退两步,退到Alphys的床边。
“给她打生理盐水或者葡萄糖,这样子她会舒服一些。”Sans依旧空洞着眼眶,踱步到桌边,看着电脑上的资料,“但是……”
“【爱】已经没有办法治愈了。”
他转过头,白色的瞳仁看着MTT,无奈地道:“你还有机会,为什么不试试?”
“机会?什么机会?”MTT抱住头,“她爱的不是我!”
Sans想起了Flowey,转过头,离开了实验室。

痛苦如影随形,如同笼罩阴影的黑暗,将Sans困于囚牢。
为了打开结界,怪物们付出得太多了。
而且……人类的野心,永远都不会死亡。
它只会蓬勃生长,永世长存。

时间,永远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Alphys最终是没有熬过六个月,在走前的最后一刻,与MTT一起长眠于核心火热的岩浆当中。
红火的岩浆一如MTT不灭而又无望的爱情,将一切与Alphys有关的物什吞噬殆尽,永久保存。
Sans站在岩浆边,感受扑面而来的热浪,悼念着他的旧友。

Flowey因为植物之躯,虽然已然枯萎,却任然活着。
Sans费尽心思,将它移植到了葡萄糖水池里,这明显延长了它的时限。
它成了第二个突破六个月诅咒的怪物。
“……你又来了,Sans。”Flowey勉强睁开眼,有气无力地看着Sans。
看着漂浮在水面上的花盘,Sans沉默着。
“我也该走了……”Flowey期待地看着Sans。
病人恳求它的医生,它期待死亡,医生沉默地完成了它的愿望。
Sans站在清白的水池里,捧着干枯的花盘,空洞了眼眶。
灰尘洒满了水面,缓缓沉入水底,和淤泥化作一体。

时间不多了。
Sans看着崩离的指骨,颈椎的疼痛更甚于此,他仿佛能听见骨头嘎吱作响。
Sans站在雪里,抬头仰望着看不见的星空,倾听着听不见的人类世界的喧嚣,感知着触碰不到的人。
脆弱的骨头不堪重负,崩落于地,破茧成蝶,最终在战争的马蹄之下,践踏成泥。

将痛苦隐没在红线之下,以【爱】之名义泯灭生命。
病名为【爱】。



一如既往的具现化
死亡顺序是代表慈爱的羊妈,代表天真的帕帕,代表军队的鱼姐,代表王权的羊爸,代表科技的宅龙,最后是代表法律的杉
于是战争爆发了
最后杉挂掉的描述的翻译大概就是:头骨落到地上摔碎后掉出了蝶骨然后被战争彻底毁灭了
【我原认为帕帕是天真的具现化,现在改一下,帕帕代表神性。】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