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

阿爸赛高,diss铁黑,对cap不友好,后悔写过并爱过盾铁,已下船不谢
3560704361
欢迎

朝花随风


今夜的海风不同于以往,曾仿佛千刀万剐般的疼痛如今却是爱人一样的温柔爱抚。
尼禄坐在黑金花*庭院里,看着夜空中笼着极光的星河,一如那年夜里,透过火光的那双眼睛。
犹记得那天夜里也是一样的星空,他们两个人依偎在篝火旁,亲密得像是一对恋人。
他们也曾耳鬓厮磨,也曾共枕而眠。
到最终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尼禄咳嗽两声,手里捧起一捧文心兰*。
他擦擦嘴角,喝下了一口百利酒,巧克力的味道此时尝起来却无比的苦涩。
庭院顶垂下的迎春花*枝随海风飘荡着,轻抚尼禄的肩膀,像是早已失去的那双手。
尼禄的手僵硬颤抖,厚厚的老茧摸上去粗糙如树皮。
但他的手就不一样了。
他的手柔软而又灵活,因为持枪而带有薄薄的一层茧子,总是带有温暖的热度,就像他的心。
他曾是多么的执着,又是多么的决绝。
尼禄永远忘不了那天朝阳下,他就那样安安静静地躺在这个庭院里,黑色曼陀罗*花瓣纷纷扬扬充斥了整个空间,随风壮烈地投入大海,白色的浪花开出一朵朵黑色曼陀罗,宛如一场隆重浩大的葬礼。
如此决绝。
红丝绒的小巧礼盒混着白日菊*落在黑色的地毯上,绝望的男人跪倒在空无一人的庭院倾吐着无人问津的爱情。
春秋轮转,时间的长河从不停下它的脚步。
男人暮年,回到了这个庭院。
金色的阳光破开地平线,风从遥远的地方带来伊甸园苹果的清香。
男人看着向他招手的爱人,微笑着闭上了眼。
牵牛花*绕着黑金花柱,爬满整座庭院,和迎春花纠缠在一起。
朝开朝败,残花落叶在一片金光里投入汹涌的大海,结束了这场长久的葬礼。
海风吹过空荡的黑金花庭院,带起一片牵牛花瓣,它们相伴,寻找远方的伊甸园。






黑金花:一种黑底金纹的大理石。
文心兰:花语为隐藏的爱、快乐。
迎春花:花语为生命旺盛。
黑曼陀罗:花语为无间的爱和复仇,绝望的爱,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
白日菊:花语为永失我爱。
牵牛花:花语为爱情永固。

【注意:风和迎春花都代表阿维】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