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

阿爸赛高,diss铁黑,对cap不友好,后悔写过并爱过盾铁,已下船不谢
3560704361
欢迎

病名为爱

阿维里奥喜欢尼禄。
腐朽也无法改变。

阿维里奥七岁时遇见了十四岁的尼禄。
他因为偷了面包店的面包,躲藏在肮脏的垃圾堆后,却被尼禄发现了。
尼禄向他伸出手,问要不要跟着他。
啊,阿维里奥愣愣地看着逆光而立的尼禄,黯淡的光芒无法靠近他,因为他便是光。
于是,他拉住了尼禄向他伸出的手。
温暖。
而又窒息。

十五岁的尼禄开始接触到家族事物了,阿维里奥也跟着一起。
尚还瘦弱的躯体却能爆发出击败成年人的力量。
文森特看着阿维里奥倔强地鎏金色眸子,递给他一把枪。
“如果想要跟随尼禄,你就得帮他解决他解决不了的麻烦。”
阿维里奥看着银色的金属反射出冰冷的光芒,最终接过了那把枪。
“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他沉默地看着文森特,向他鞠躬。
“是的,首领。”
“好孩子。”
夜里,尼禄随文森特进入了房子,而阿维里奥因为尼禄的阻拦只得留在车上。
他握着枪,哪怕在怀里揣了这么久,它依旧是冰冷的,冻得阿维里奥的指尖都在颤抖。
阿维里奥投过车窗注视着别墅大门,尼禄才进去不到半个小时,他却忍不住想要确认他的安全。
阿维里奥推开车门,想要偷偷溜进去,却不想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他看着紧追出来的尼禄,看着他开枪却没有打中那个孩子。
【如果想要跟随尼禄,你就得帮他解决他解决不了的麻烦。】
阿维里奥举起枪,颤抖的手几乎握不住枪柄。
但是他开枪了,红色的花朵绽放在白色的雪地里,妖艳得仿佛灼伤了他的眼睛。
阿维里奥愣愣地看着尼禄,那双漂亮的蓝眸中淡淡的不可置信将他推进了冰窟之中。
冰冷从指尖一点点爬上,吞噬了阿维里奥的心脏,成为了阿维里奥的信仰。
阿维里奥垂眸,走至尼禄身边。
文森特走过来,将手搭在阿维里奥的头上。
【好孩子。】
阿维里奥找到了一个名叫文森特的同类。
尼禄抓住他的手,询问他有没有被火药误伤。
阿维里奥注视着那双手。
还是那么温暖。
红色的丝线将阿维里奥缠绕。

阿维里奥十五岁,青葱岁月,却已经成为了尼禄手底下杀人如麻的忠犬。
尼禄头痛地看着阿维里奥,他的贴身副手最近又染上了烟瘾,还当起了扒手。
“阿维,你应该不缺钱用吧……”尼禄瘫在沙发上,无奈地看着他。
阿维里奥靠在窗边,窗外朦胧的阳光透过树叶,星星点点照进尼禄的眼中,恍惚间,那双海蓝色的眼睛里满满地都是他。
“嗯,不缺。”阿维里奥低头将叼着的烟点燃。
“抽烟就算了,干嘛去当扒手?”尼禄用手托腮,不解地问道。
“……喜欢。”阿维里奥扭过头,不敢去看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
他在害怕,看见七年前那个夜晚的那个眼神。
“啊……”尼禄叹口气,“算了,随你吧。”
阿维里奥偷瞄了一眼尼禄,他在研究着桌上那副象牙象棋。
“呐!阿维!来陪我下棋吧!”尼禄突然抬起头来,直直地撞上阿维里奥的视线。
阿维里奥顿了顿,应道:“……好。”
太阳一般的温暖。
丝线缠紧了猎物。

二十五岁的尼禄已经不算小了,十八岁的阿维里奥也已经成年了。
文森特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对其他家族的威慑力越来越小。
城市里的另一个家族,奥尔科帮手下的凡高给瓦耐迪帮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尼禄手下的兄弟已经死了好几个。
【如果想要跟随尼禄,你就得帮他解决他解决不了的麻烦。】
阿维里奥站在房门外,听着屋内高昂的呻吟声,将燃尽的烟丢落一旁,取下围巾裹住了手枪。
他悄悄地推开门,鎏金色的眸子如同毒蛇一般锁定了凡高。
举起枪,阿维里奥眯起了眼,冰冷的感觉从心脏流向全身,颤抖的手指稳定下来。
盘起的毒蛇向着猎物猛然发起了攻击。
阿维里奥不满地啧声。
凡高也是一个掠食者,对于危险的本能反应无比地快速。
毒蛇的致命一击却没能要了猎物的命,反而激起了黄狼的愤怒。
凡高没有理会肩膀的伤口,抓起床头的枪就向阿维里奥射击。
为了躲过子弹,阿维里奥不得不退出门外。
两者都是身经百战的人物,阿维里奥最终也没能拿下凡高。
看着凡高从对面房顶上消失,阿维里奥点燃了烟,以平复烦躁的心情。
吐出一口烟圈,想着凡高肩上的伤足够他喝一壶的了,阿维里奥看着被留在室内的女人,举起了还剩两颗子弹的手枪。
“Good night. ”
“砰——”
接连的枪响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但是他们还是来晚一步,室内徒留死不瞑目的尸体与大大敞开的窗户。
夜风吹过,带起了窗边厚厚的暗色花纹窗帘,斑斑点点的印记印在玫瑰花蕊之上。
尸体尚还有余温,仿佛还活着。
被红线裹挟的猎物,再也挣不开这温柔的缚网。

凡高最后还是没有成为威胁,哪怕他成为了奥尔科新的头领,成立了凡高帮。
阿维里奥沉默地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凡高,收起了狙击枪,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叼着烟,漫不经心地想着,啊,还有一个人。
【如果想要跟随尼禄,你就得帮他解决他解决不了的麻烦。】
一个大麻烦。
阿维里奥顶着雨,回到了瓦耐迪帮。
他站在文森特面前,向他汇报凡高的事情。
凡高一死,他手底下的人自然会被瓦耐迪帮收管。
最后,只剩瓦耐迪帮一支独大,而尼禄,是文森特的独子,他将继承这个家族。
阿维里奥抬起头,鎏金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文森特。
“好孩子。”
【好孩子。】
阿维里奥微微勾起嘴角,离开了文森特的房间。
毒蛇昼伏夜出,寻找他的猎物,悄声无息地杀死了他。
第二天的太阳升起,瓦耐迪帮换了主人。
——尼禄·瓦耐迪。
阿维里奥默默地注视着队首的尼禄,他看起来很悲伤。
但是……
【如果想要跟随尼禄,你就得帮他解决他解决不了的麻烦。】
【好孩子。】
他并没有做错什么,阿维里奥想着,等风雨过去,太阳还是一样的温暖。
恶魔在猎物耳边低语着,偷取他的氧气。

二十八岁的尼禄到了该结婚的日子了。
新娘是一个平民女子,不过现在,尼禄也确实可以随心所欲地选择妻子。
阿维里奥站在尼禄的身边,看着他开心的样子。
啊,最后的麻烦。阿维里奥想着。
【如果想要跟随尼禄,你就得帮他解决他解决不了的麻烦。】
汹涌的海水带来不可置信的温暖,太阳慢慢地失去了光芒。
恶魔使用红线缠绕着猎物,化作了一个茧,猎物最终死于缺氧。
【好孩子。】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