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

阿爸赛高,diss铁黑,对cap不友好,后悔写过并爱过盾铁,已下船不谢
3560704361
欢迎

久旱逢甘霖


尼禄的体质很奇怪,不论出现在哪儿,那儿的湿度表都会瞬间掉下几个度。
湿气再重的地方,尼禄一去瞬间变得干燥清爽。
——旱体。
旱体若是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会引起大旱。
这致使尼禄无法在一个地方久待,他只有流浪于天涯。

【怎么又在下雨啊?】【这种天气还要多久啊?】【该死的老天!庄稼都淹死完了!】
这种话也没有少听,但他们就如梦魇一般地环绕着阿维里奥。
虽然很多人好奇这个天才摄影师的作品全都和云雨有关,虽然很多人好奇为何这位摄影师的足迹遍布全球。
只有阿维里奥自己明白。
他这辈子都无法看见太阳,也无法在一个地方驻足。
他没有故乡,因为那里已经被他自己摧毁了。
——雨体。
他所在的地方会不停地下雨,若是停留太久,甚至会引起洪涝,这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阿维里奥整理好行囊,在一片雨雾中离开了这座城市,城市上空聚集的乌云慢慢地消失殆尽。

阿维里奥走在薰衣草田中。
微雨中的普罗旺斯更有活力,薰衣草香气混在雨里,混在风里。
雨落在土地上,滋润了干枯的泥块,淡淡的泥土味道和薰衣草香气混做一块,跟着风轻抚每个旅人的神经。
普罗旺斯的原住民向着这位外来者施以最友善的欢迎,路人微笑着点头示意,丝毫不在意朦胧的细雨中略显狼狈的阿维里奥。
一个小女孩快步走到阿维里奥的身边,拉住了他的衣袖。
阿维里奥低下头,小女孩弯起了碧空色的眸子,递给他一把浅紫色的伞。
阿维里奥抿唇,最终接过了这片土地的善意。
小女孩笑得眯起了眼,碰碰跳跳地回到了她父母身边。
阿维里奥看过去,一对夫妇向着他微笑着点头,拉着小女孩的手离开了。
阿维里奥沉默着,在雨下得更大一点的时候撑开了伞。
本紫色的薰衣草田里,一朵浅紫色的薰衣草悄然开放着。

尼禄站在广袤的土地上,热烈的阳光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芒。
【别在外面呆着了!】朴实的原住民招呼着尼禄,他们向他招手高喊着【现在中午会把你晒伤的!】
【好的!】尼禄转身回到了凉棚下。
【现在是旱季,中午的太阳特别大,别随便出去晒太阳。】絮絮叨叨的妇女为尼禄擦着治晒伤的芦荟膏,清凉的浅青色药膏化作点点水渍挂在尼禄小麦色的皮肤上。
【哈哈哈,没事。】尼禄看着周围或小憩或照相的旅人,看着嬉戏打闹流下许些薄汗的小孩子,勾起嘴角【现在的太阳刚刚好啊。】
妇女看着太阳下的草原,看着草原上睡在树荫下的狮群,听着远方象群的声音,也笑了【也是啊。】

阿维里奥愣愣地看着机窗外初升的太阳,蒙蒙地金光映入鎏金色的眸子,将它晕染成明亮的灿金色。
阿维里奥举起相机,按下了快门。
他第一次看见太阳。

尼禄站在青瓦平房之间,冰冷的雨丝贴上了他的皮肤。
他抬起头,惊讶地看着朦胧轻薄的云雾,雨丝纷纷扬扬,轻轻地贴在了他的脸上。
“啊……真是温柔啊。”尼禄微笑着。
他第一次接触雨。

朦胧的太阳光透过如薄纱的雨雾,洒满大地。
尼禄看着太阳光照耀下的雨,阿维里奥看着雨雾笼罩的太阳。
太阳雨是个神奇的天气。
两人相视而笑。

朦胧的太阳,朦胧的烟雨,朦胧的江南。
还有朦胧的爱情。

天才摄像师的照片第一次出现了太阳。
还有一个海蓝色眼睛的男人。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