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

阿爸赛高,diss铁黑,对mcu team cap不友好
3560704361
欢迎唠嗑

非典型搭档①

阿维里奥作为白塔里的首席向导,却并没有绑定的哨兵。
并不是因为共鸣度太低。
而是因为太高。

阿维里奥最低的共鸣度都在80%以上,最高的共鸣度却不超过83%。
最高与最低相差不超过3%,这导致白塔无法随意为阿维里奥配对结合。
太过相似的共鸣度导致所有未结合的哨兵都虎视眈眈地盯着阿维里奥搭档的位置,任何一个无法服众的哨兵爬到那个位置,都会被其他人扯下“神坛”。
尤其是在阿维里奥的精神体是一只与所有人都保持若即若离的距离的虎斑猫。
所以至今为止,和阿维里奥关系最亲近的、唯一能拥抱那只傲娇的虎斑猫的人,反而是一个向导。
阿维里奥的兄弟——克鲁迪奥。

克鲁迪奥,白塔向导排名第二,精神体是一只白头鹞。
即使其本人性子再软,拥有的也是少见的攻击性精神体向导。
尤其是——克鲁迪奥与所有哨兵的共鸣度不超过60%,甚至日渐下降。

好吧,这个也惹不起,打算一致排外的哨兵们只得放弃“干掉所有能亲近虎斑猫的人”这个想法。
原本抱团的哨兵们又变成了一盘散沙了呢。

但是总会有意外出现的。
比如今天,这个名叫“尼禄·瓦耐迪”的外来顶尖哨兵。
尼禄没有顶尖哨兵该有的身材,但也没有差到哪儿去,毕竟3S的数据摆在那里,做不了假。
年轻的巴巴里雄狮拥有着美丽的乌金色的厚实鬃毛,雄浑的吼声将一些不够格的精神体吓回了其主人的精神空间。
是个优秀的哨兵。
哨兵之间的友谊非常地直接,任何不满任何问题都是靠着拳头说话,于是一群哨兵围绕着尼禄到达了训练场。
眼光更毒辣的老人们围观不服气的小年轻向着王者挑战,看着他们意气风发地上场,又看着他们心灰意冷地离场,不禁摇头叹气。

所有哨兵都挨个揍了个遍之后,尼禄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汗液,指着一旁的空地,爽朗的声音传遍了训练场。
“那匹狼是谁的精神体啊?一直在看着呢。”
现场一片静默,只有木桩上的白头鹞抖了抖羽毛,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当天下午,整座白塔都在口口相传,【新来的顶尖哨兵是个傻的。】
听到传言的小年轻哨兵们瞬间放心了,对尼禄的戒心放下了不少。
尼禄走在白塔的走廊上,偏头看向脚边,“什么嘛,他们都看不见你啊。”
灰黑色的基奈山狼晃了晃尾巴,打了个响鼻,沉默地跟在尼禄的脚边,徒留尼禄一个人在他人眼中絮絮叨叨。

白头鹞落在克鲁迪奥的肩上,轻轻地啼鸣了两声,克鲁迪奥不紧不慢地抚摸着伏在腿上的虎斑猫,道:“他看到狼了。”
“……我知道。”蜷缩在沙发里的阿维里奥逆着光,鎏金色的眸子变得深沉,在阴暗的房间里和金褐色的猫瞳交相辉映。
“……你会结合吗?”克鲁迪奥有些迟疑地问道:“和那个哨兵?”
“毕竟我还是一个向导。”阿维里奥看着亲昵地蹭着虎斑猫的白头鹞,笑道:“放心吧,你的共鸣度不会涨的。”
“我不是担心这个,阿维里奥。”克鲁迪奥分出一只手揉乱了白头鹞本来滑顺的褐色羽毛,引来它不满的叫声,又慢慢地帮它理顺,“你知道我不是担心这个。”
“……我知道。”阿维里奥侧头,眼底的情绪晦涩不明,“……”
从厚重的窗帘之间落下的阳光透过了飞扬的灰尘,还有那匹巨大、雄壮、完美的爱尔兰麋鹿。
它抖了抖耳朵,深陷的眼眶里那双清澈而又深邃地眼睛直直地看着阿维里奥。
正如他也看着它。

“……或许吧,克鲁迪奥,我不确定。”阿维里奥如是说道:“可能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克鲁迪奥抚摸着虎斑猫的手停下了,他注意到那双金褐色的眼睛和阿维里奥看向了同一个地方。
“你是对的,阿维里奥。”克鲁迪奥轻抚虎斑猫的下巴,他说:“我看不到,阿维里奥,请告诉我——”
“——你看到了什么?”

评论(3)

热度(22)